火龙果app入口

() 劳丽.莱昂,一位血统优秀,经过严格训练的魔女。

她的法术战优秀,容貌秀丽,并因为工作的原因十分富有,嗯,作为一个暂离家族,不从家族资金中获取资源的魔女而言,十分富有。

但今天,她却被一个娇小可爱的魔女连续哼了三次……

“哈哈哈,你说啥了?你直说了你要蜜语药水?哈哈哈。”

她的同伴,同样身份高贵的东方魔女赵红袖差点笑的从灰鹰上跌了下来。

作为猎魔者,她们的坐骑是能够提供魔法护盾并且飞行速度极快的灰鹰,这种巨大地鹰类吸引了不少魔女的注意力。

劳丽嘴角抽动了下,骑上灰鹰,想要以‘哼’来回复,但脑海中又闪过了那个娇小魔女可爱的样子,还有……咳咳,还有145c身高,以及最少d的身材……

作为一位猎魔者,目测能力好是必须的。

她忍不住回头扫了眼那家炼金小店,装修挺漂亮,也挺有格调。

见她这幅表情,赵红袖小姐不怀好意的说道:

“你想要客套登徒子?那位炼金师魔女一定很可爱吧?”

“…呵。”劳丽率先驱使灰鹰升空,赵红袖稍微落后点起飞。

长发系清纯美女气质清冷唯美校园写真

猎魔者拥有随时随地起飞和降落的权利,这是一种执法者权限,对于警视厅魔女而言需要申请,对于猎魔者魔女则是常驻权限。

骑着灰鹰,沐浴月光,劳丽觉得心情舒缓,目视着自然神秘的雪楠湖空岛,也有种平静的美感。

稍后,这种心情则被追上来的赵红袖给打破了。

这位活泼的同伴是猎魔者中的异类,擅长交际,热爱聊天,还化妆……天啊,一位爱化妆的猎魔者,您怎么不去应聘约瑟芬的私人部队呢?劳丽.莱昂在心中腹诽,但也没说什么,因为赵红袖作为中国的魔女拥有炼丹术,是猎魔者里罕见的‘辅助’,虽然此人嘴挺贱,但有奶就是娘啊。

猎魔者的任务性质决定了她们无法招揽辅助魔女,必须要‘能打’,而能打的魔女谁会奶呢?

呵,安洁莉特倒是会奶,艾琳也倒是会奶,但这两位谁请得起?

“不开你玩笑了……那位炼金师的药品质如何?”赵红袖控制灰鹰与她并行。

她们之间有法力链接,即使是在高空高速飞行也可以互相聊天。

劳丽.莱昂双手拿出药剂,用魔力包裹住瓶子感知了一下:

“中上,还成,比我预想中的要好点了。”

她们一路朝着南方前进,穿过了魔女众多的空岛,来到了人迹罕见的海洋区域,龙海。

这片海洋最早以饲养大量的龙类文明,但后来因为一个巨大的,通往幽灵界的漩涡而出名。

灰鹰降落在了灵魂漩涡前的空岛,这里是野生的,不允许进入的保护区。

但对于猎魔者而言是开放地区。

劳丽.莱昂环顾一圈,蹲下来在地上刻画符咒。

她抬起头望着宏大的漩涡,那通往幽灵界的通道,沉默片刻道:

“做好防护符咒,还有伪装符咒。”

“红袖,衣服准备好了吧?”

赵红袖一甩白金斗篷,从虚无中抽出了两个服装袋。

这位东方的猎魔者笑着说道:

“准备万,但你真的要私人进行搜查吗?得罪那些幽灵。”

“总有一些事情是要去做的,姐妹。”劳丽站了起来,解下了斗篷。

那白金色的斗篷落入地面的瞬间就像是融化了一下,‘融’进了地面中。

幽灵古堡在搞什么阴谋诡计,这是必须要探查到的……幽灵魔女可不是乖巧的魔女,她们那对于生命精华的索求,与本质上是怨灵的上位体存在的形式,使得她们的快乐就是制造痛苦……如果是只针对异世界生物的话还好……

劳丽面无表情间,心中瞬息闪过数十种想法。

她的同事摇摇头道:

“我们的任务是战斗,是猎杀,是追捕……而非探查,我的姐妹。”

“正是因为她们想不到我们会探查,所以我们这一行才有机会探索到消息啊。”劳丽倒是挺乐观的,作为经验丰富的猎魔者,她们有不少种手段潜入。

在魔女们的心理误区之间,也确实是有很大概率成功的。

即使失败,劳丽也不觉得幽灵古堡能留的下来她们,尤其是在……有内应的情况下。

说起内应,劳丽就觉得有点古怪,她们猎魔者的内应已经爬到了幽灵古堡的准高层了,只需要再积累一下,咳,指不定就能成为决定幽灵古堡决策的16个魔女中的一员。

可惜幽灵魔女的混乱性,使得高层之间都不知道彼此在做什么。

这种混乱性,也是国际魔女机关把目光放在她们身上的重要原因。

当然,国际魔女机关也有类似的混乱性,使得地下的猎魔者们经常纷纷自我行动……这不,劳丽.莱昂报备了一下后,就和同事骑着灰鹰跑过来探情报来了,只能说魔女嘲笑彼此的混乱性这一点,大姐笑不了二姐。

……

……

“…我本来以为猎魔者都是光明磊落的家伙呀!”

“…没想到,居然有要用蜜语药水泡妞的人待在那个队伍里啊!”

“…简直,简直把我对世界第一的精锐的印象完磨灭了!”

魔女之家中,江涵对着普莉西亚不断地说着,一边说,一边大口喝鸡尾酒。

她鼓了鼓脸,瞄了眼因为她请客而大肆庆祝的魔女们,把诸如汤雯啊,林丽婉啊,柴樱啊这些喝的多的给在心里记小本本。

下次我不坑死你们!

…想着流失的钱,江涵的脸越发鼓了起来,想放松都有点委屈起来。

普莉西亚小姐今天穿着靓丽的白底黄花蓝边的长袖休闲裙,手肘撑在桌子上,手托着脸,笑吟吟的说道:

“哎呀,也有这种人混进猎魔者啊。这支部队我还是挺熟悉的,我和她们认识了……哈。”

幽灵小姐可爱的点了点唇,做了个‘哈啊’的恍然大悟的表情道:

“快十二年了啊,快四个三年了……不知道我当时认识的魔女还在不在猎魔者里上班呢,哈。”

“呵,呵呵……十二年了,你没去联络人家吗?”江涵咕噜咕噜的喝下了又一杯鸡尾酒。

普莉西亚又晃了晃头,眼睛往上看了几秒,笑的很傻里傻气的晃晃头:

“哈哈哈,没有哦。”

zz……幽灵魔女的时间观念可真不靠谱,12年对于魔女这种特别爱跑的生物来说,可能都换了30份工作了,猎魔者估计也没有什么老员工吧……江涵晃悠悠的打了个嗝,突然严肃地瞪了普莉西亚一眼,脸都鼓了起来,还咬了咬唇:

“你会十二年不来找我?”

“哈?”普莉西亚眨眨眼。

咕噜又是一口鸡尾酒,江涵联想丰富的说道:

“幽灵魔女之间的友情可真是够塑料的啊,十二年不找人也叫好朋友吗?”

普莉西亚心中那叫一个冤啊,她又眨了下眼,喃喃说道:

“那个,我现在也没有想十二年不找你啊……”

“现在没有!”江涵拉高了声音,气鼓鼓的说道,“就是说未来想过咯?”

普莉西亚都呆住了,她虽然见过混乱期的魔女不讲道理,但没见过不讲道理到拿‘想法定罪’的魔女。

魔女之家里一片快活的笑声。

岑静走了过来好好揉了揉江涵的长发后笑道:

“你的想法真多。”

江涵晃了下头,拍开岑静的手,严肃地思考了下:

咕哩呱啦咕哩呱啦!

…嗝,我寻思的有道理!

魔女的血液确实容易上头,江涵咕噜咕噜的又喝了一杯。

脑袋冷却了下,江涵听见岑静正在和普莉西亚客套。

“普莉西亚小姐,我听说过你,我很喜欢你的歌……”岑静笑眯眯的掏出本子要了个签名。

“岑静小姐,我一直听江涵提到你啊,说你很漂亮……呵,江涵也很可爱。”普莉西亚则优雅的一边笑着一边客套着。

你漂亮,她可爱……意思是我不够漂亮?江涵觉得脑袋又一下子热了起来,忍不住的轻哼了声,转过身,捧着大杯的鸡尾酒一口气干了。

最近生意赚的多,她开心之下也喝了几杯。

我果然把酒量练出来了……江涵晃着腿,靴子不断碰在吧台上,咚咚咚的。

她半眯着眼,软软的打了个哈欠,毫不客气的对着一脸笑意的秦舜英哼了声。

左转身,普莉西亚还保持着阳光的笑容在聊天,右转身,岑静也挂着一脸温柔笑容与普莉西亚谈着什么。

…笑笑笑!xn!这叫变相面瘫,知道吗!

江涵嘟了下嘴,把酒杯在吧台上磕了下,对店长小姐用软乎乎,飘乎乎的声音说道:

“再来一杯……”

她感觉到声音飘了,就哇了一声,咳嗽了一下,保持淑女仪态,晃悠悠的说道:

“…再来一杯!”

秦店长抓住她的小爪子,揉了揉,手法很熟练。

“你今天喝的有点多了哦……”店长小姐笑眯眯的说道。

又笑!你再笑!

江涵瞪着店长小姐的脸,又一次气鼓鼓起来,她冷静的说道:

“给我喝的,不然我就砸了你的店!乌拉!”

秦舜英眉毛挑了下,倒是顺从的道:

“好呀,还是果酒吗?”

“嗯呐!西瓜,要西瓜那款,让我想起了,想起了月亮!月亮种西瓜,咯咯!”江涵想起阿加莎哄自己说的‘月亮西瓜’,开心中又生气起来。

还伟大魔女呢!吹牛不打草稿的……

秦舜英点点头,在吧台调酒,开了一瓶伏特加,默不作声的瞄了‘我没醉’的江涵一眼,不做声的往西瓜汁里倒,还调和,又加了两片薄荷进去。

“涵妹,你的果汁鸡尾酒。”她推了过去,以店长多年的经验来说,涵妹这种魔女,喝的半醉才会烦人,一口气闷倒了也就直接睡了,那样还可爱点。

江涵捧起酒杯,嗅了嗅,感觉很香,就一口气咕噜的喝了下去。

下一秒,大脑一片空白。

她软趴趴的趴在吧台上,发出了小动物一样的呼吸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