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贝直播软件下载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厉小雷同学得意洋洋地笑:“那还不简单?出来混的,当然要有点威慑力,这些谣言啊,传的越广,我越省事。”

夏绫哭笑不得,原来,当初她刚刚重生的时候,虽然欠了天艺训练营一大笔钱,但是完全可以赖账的啊?可怜她还因为怕被黑-社-会报复,老老实实的出道,涉足娱乐圈。如果那时候直接赖帐,一走了之,会不会一切都不同。

然而,这个问题,如今想也是白想。

她就事论事,和厉雷讨论夏雨:“杀人碎尸太便宜她了,我说过要让她身败名裂的,那就先让她身败名裂,别的事,等完成这一步再说。”

“嗯,等她身败名裂以后再杀人碎尸。”厉小雷同学打定了主意。

要让夏雨身败名裂也有一些难度。

要让她死失去自己珍惜的一切,痛彻心扉。

夏绫其实不太明白这个妹妹到底看重什么,大约是有两样,裴子衡,以及音乐事业。关于前者,夏绫目前插不上手,反正裴子衡也没有对夏雨动心思,可以暂时不用理会。倒是音乐事业,如今夏雨混得风生水起,很是得意。

夏绫决定在娱乐圈的沙场上,把她狠狠踩在脚下。

“倒是有个机会,”厉雷翻了翻最近的通告表,说,“不久之后就是天籁音乐节,夏雨参加了里面的擂台赛,到时候可以在现场狠狠的打她的脸。顺便,小绫,已经将近一年没有在乐坛露面了,也没有什么新作问世,可以借助这次的音乐节,回升人气,早日攀上夏雨不可企及的高度。”

厉雷对夏绫很有信心,他对自己喜欢的女人有一种盲目的乐观,就好像全天下都没有比她唱歌更好听的人。

俏皮可爱的文艺女神户外搞怪图片

夏绫凑到他身边,扒着他的肩膀与他一起看通告表,点了点头:“这倒是一次好机会。”她的身上带着好闻的沐浴露清香,自从怀孕生子之后,她就不太用香水之类的东西,连粉黛也不怎么施,越来越回归自然。

他却喜欢她自自然然的样子,长臂轻舒,把她拥进怀里,享受着这难得的静谧时光。她往他的怀里蹭了蹭,忽然说:“看,”用手指了一下那通告表,“报名时间都已经截止了,该怎么办?”

“走后门呀。”厉雷理所当然的说。

夏绫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;“一天到晚就想着走后门,开金手指,要是大大咧咧的把我塞到音乐节里面,其他人不会有意见?”

最近,关于她的传闻已经够多了,她可不想再加上这一项。

厉雷倒是无所谓:“那又怎么样?是我的女人,有点特权多正常啊。”说着,在她耳边偷偷亲了一口,嗯,比刚刚回来的那阵子,皮肤嫩了些,也长了些肉了。

Boss大人对自己的成果很满意,喂女朋友嘛,就要像喂猪那样喂。

可怜的夏小绫同学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,拿着那张通告表翻来覆去的看,又调出了关于天籁音乐节的详细信息。

“双人晋级组合……”她看着这个,眼神忽然亮了,“白慕容及其搭档,上面没有写他搭档是谁,我是不是可以作为他的搭档混进去?”

厉雷也看了一眼那张表。

这是音乐节正式开场前的预选赛,每年的音乐节参与歌手都爆满,除了那些当红一线,别的歌手就算报了名也未必能参加。所以就有了这个预选赛制度,两人一组,和别的组竞争入围名额。

如果赢了,就是同组的两个人一起入围,如果输了,就是两个人一起落选。

后来,有不少大公司发展出应对策略,让一个一定能入选的当红巨星级别的人物,带着一个不一定能入选的歌手参加,等于是凭借着当红巨星的实力帮另一个歌手入围。主办方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因为这种策略,也大大提升了预选赛的话题度和人气,是主办方喜闻乐见的。

比如这次,天艺这边,就是白慕容带着一个小歌手参加。

厉雷说:“很简单啊,我让他们把这个搭档的名额留给就行了。”

“那原来的那个搭档怎么办?”夏绫说完这句话,又觉得自己有点虚伪,明明说好不走后门的,就过去抢了某个人的名额,还假惺惺的担心人家要怎么办。

厉雷也笑她虚伪:“狡猾的小狐狸。”

她讪讪地说:“我可以把自己的好通告多让几个给被顶替的人的,他要是不如我,我也可以提携他。我就是想去音乐节战夏雨而已。像这样小小范围的走后门,总比明目张胆的通过主办方塞人、昭告天下要来得好。”

这倒是真的,从自己公司内部替换一个预选赛的名额,要低调多了。

厉雷也不再笑她了,说:“预选赛就是今天,时间要来不及了,快,我们现在就过去。”

他拉着夏绫上了车,一路风驰电掣。

还不忘忙着打电话:“麦娜姐,我把小绫给带回来了,惊喜吗?不,不,我这个时候打电话给,绝对没有不安好心的意思,就是有件麻烦事……”他噼里啪啦对麦娜姐解释了一通前因后果。

电话那头,麦娜姐听得有些懵,然而,不愧是业内首屈一指的经纪人,很快就抓住了重点:“是说,小绫回到天艺了,要我继续当她的经纪人?而且,她想参加这次的预选赛,要顶掉白慕容搭档的名额?”

“对,就是这样!”厉雷笑眯眯,“麦娜姐,就靠了。”

麦娜姐在电话里爆了粗口:“厉雷这头猪!和小绫待久以后就变傻了么?!知不知道白慕容他这次搭档的是谁,周依婕啊!周依婕!她是出了名的难搞!她的经纪人也难搞!也不早点说,这还有一小时就要上台了,把这么大的难题丢给我?!”

厉雷有些心虚:“小绫才回来,要是我连这点小事都帮她搞不定……”

麦娜姐重重地叹口气,揉了揉额头,“我知道了。回头记得给我涨工资。”